D說(243):再說夏令時

今天是實現夏令時的第一天,你需要在昨天晚上睡覺前將時鐘撥快一個小時。這個主意最早是1895年由出身英國的新西蘭昆蟲學家和天文學家George Hudson提出來的,1916年4月30日,當時的德意志帝國和奧匈帝國首先嘗試了全國范圍內的夏時制。此后,許多歐美國家采用了這一方法,美國和俄羅斯最早在1916年和1917年開始嘗試,然后分別于1973年和1981年開始在全國范圍有規律的執行,但是地處熱帶和亞熱帶的國家,也就是大多數亞洲和非洲國家都沒有這么做。

不過,中國的情況有些復雜。近代中國曾數次實施夏令時,但卻都歷時甚短。1919年,民國政府在上海和天津曾短暫地實行了一年夏令時。香港曾于1941年4月1日至1979年10月21日期間,在夏季時段實施夏令時間。在日軍侵華時期的1942年至1945年,被侵略的中國地區曾全年實施夏令時,當時香港時間與日本本土時間實際上一致,1980年后不再實行。

但實施時間最久影響最為深遠的則是1986年至1991年,中國在全國范圍實行了六年夏令時。每年從4月中旬的第一個星期日2時整(北京時間)實施到9月中旬第一個星期日的凌晨2時整(北京夏令時)。除1986年因是實行夏令時的第一年,從5月4日開始到9月14日結束外,其它年份均按規定的時段施行。夏令時實施期間,將時間調快一小時。1992年4月5日后不再實行。

夏令時的使用確實是為了節省能源,然而其并不符合中國的時間標準。這是因為中國雖然橫跨五個時區,但是使用的統一是東八區時間;而對應的,美國使用了四個標準時間來解決橫跨六個時區的問題。比方說,美國是統一八點上班,于是根據時區不同,每個時區的人們都是在自己的時區8點上班——他們“相對”一起上班。因此使用夏令時后,四時區統一修改“營業時間”,達到節約能源的目的。

而中國則統一使用北京時間,雖然東部省份可以保證8點上班,但是西部省份例如新疆等是10點上班。全國的人民已經適應了自己當地的“營業時間”,于是再使用夏令時就有些折騰人了。假若要節省能源,只要改變營業時間:冬天會比夏天遲一點上下班(有些公司這樣做,但是大多數是保持不變的)。由此可見,為節省能源,美國使用夏令時,中國則改變營業時間足矣。

不過,近年來大家對夏時制的討論,關注點并非節能,而是對人們健康的潛在威脅。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生物鐘揭秘者Michael Rosbash稱:“夏令時破壞了人體的晝夜節律,有害健康,應該取消!”一項實施近十年的研究為他的這一想法提供了支持。研究表明,實施夏時制以來,睡眠、交通事故、心臟病,甚至抑郁癥的增加,都與夏時制有關。有的醫生甚至把這些夏時制相關的病人,叫做“夏令時病人”。

俄羅斯醫學科學院的資料顯示,變換時制使得每5個俄國人中就有1人在一兩周內感到身體不適,季節性地強制改變生物鐘節奏對大多數人的健康有不良影響,甚至會導致增添新的病癥,如人體內循環失調引起的精神抑郁、血壓突然升高、心肌梗塞等。

明尼蘇達州費爾蒙特市的一名睡眠醫學醫師Rachel Ziegler說:“改變一個人的睡眠時間表對健康產生的影響,可能遠比想象中的更大,其中受其負面影響最大的是青少年和睡眠習慣較差的人。有了夏時制,我們在春天失去了一個小時的睡眠。這種喪失會導致大多數人喪失睡眠和嗜睡,并可能持續數天至數周?!逼浯?,心臟問題。研究表明,長期睡眠時間不足會增加人體壓力激素的水平,從而導致心率加快和血壓升高,并引發炎癥。密歇根州皇家橡樹市博蒙特健康醫院預防心臟病學和心臟康復主任巴里·富蘭克林說,已患有心臟病的人因夏令時調節發病的風險最大,而這些人的發病風險在秋季時間改變后,才能夠恢復到正常水平。

最后,交通事故。許多研究發現,在春季夏令時開始后的一段時間內,交通事故發生率會出現短暫高峰,這種現象的直接原因是司機反應敏捷度普遍下降,而這往往又是因為睡眠不足所致。德國研究人員2020年發表的一項研究發現,夏令時開始后一周,德國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數有所增加,而秋季將表撥回去之后,這一數字卻沒有增加。

研究人體晝夜節律的生物學家認為,夏令時對健康的不良影響來源于一點:它導致人們的社交時鐘,即工作和學習時間表,與人體內部的24小時體內時鐘突然不匹配。生物鐘是在分子水平上滴答作響的人體節奏,通過相對規律性地暴露在陽光和黑暗中,生物鐘逐漸被固定下來,它調節身體功能,例如新陳代謝、血壓、以及促進睡眠和提高反應靈敏性的激素。生物鐘被打亂與肥胖、抑郁、糖尿病、心臟問題以及其他疾病都有關聯,而要將其調節回來所需要的時間又會因人而異,有些人可能幾乎感覺不到,有些人則可能持續好幾個月,然而表卻又被調回去了。

呼吁取消夏時制的聲音,一直不絕。由于爭論很多,到底是不是廢除夏令時或者做什么樣的改動,各國發現情況越來越復雜了。但筆者的希望是,夏時制廢除與否,不應該是政客說了算,而是要尊重科學,不是嗎?

發表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