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華裔士兵“136部隊”危險任務

11月11日是加拿大一年一度的老兵紀念日。加拿大西岸溫哥華的華裔軍事博物館(ccmms)也依照傳統舉行紀念活動。

博物館的館長李啟光(Paul Lee)告訴加拿大廣播公司中文部的記者,“參與二戰的華裔老兵們漸漸離我們而去了,再加上疫情,我們也擔心他們的健康?!彼硎?,有相當長的時間,人們并不了解華裔老兵在二戰中的貢獻,而華裔老兵也沒有大張旗鼓宣揚自己的貢獻,尤其是有100多人參與了英國軍隊的136部隊,執行了異常危險的遠東抵抗行動。他贊揚這些華裔老兵,不僅僅個人參加了盟軍的反法西斯戰爭。而且,他們內心有一個更長遠的目標,那就是,希望以自己的勇敢行動改變華裔當時在加拿大受到歧視和不公正待遇。溫哥華的華裔軍人博物館成立于1998年,向公眾展示和紀念在兩次世界大戰中參加加拿大軍隊作戰的華裔軍人,包括圖片,物品,以及口述實錄等。

是否參加二戰曾引發社區大爭論
十九世紀末,大批華裔勞工參與修建了橫貫加拿大的太平洋鐵路。太平洋鐵路的終點在溫哥華,唐人街的歷史幾乎與溫哥華市的歷史一樣長。但華裔又是遭到加拿大社會不斷排斥歧視的族裔。1923年,加拿大出臺《排華法案》,規定每一位抵達加拿大的華裔需要繳納$500人頭稅——這個數字在當時可以是一棟房子的價格了。而且,即使是出生在加拿大,華裔也得不到公民權。李啟光說,“早期的華裔被限制只能在唐人街范圍內居住。他們沒有投票權,無法從事一些重要領域的專業人士,比如律師、醫生、以及工程師等。他們只能經營洗衣店,餐館,裁縫店,或種植蔬菜,機會非常有限?!?/p>

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的時候,華裔處境就是如此。當時,對于華裔年輕人是否應該自愿應征入伍,社區中有截然不同的兩種意見。李啟光介紹說,反對華裔年輕人加入軍隊的大部分是老一輩華裔,他們覺得加拿大都不承認華裔的公民權,我們連投票權都沒有,為什么要參軍呢?況且,在一戰的時候,已經有華裔參軍,但又改變了什么呢?

卑詩大學(UBC)歷史學教授Hery Yu曾在自己的書中分析說,老一輩人的想法還在于,因為排華法案和人頭稅政策,唐人街的女性人口非常少,所以這些加拿大出生長大的孩子是非常珍貴的,舍不得將他們送上前線,覺得為一個對待自己如二等公民的國家而戰是不明智的。但支持參軍的年輕人認為,這是一個機會,可以表明華裔對加拿大的忠誠,爭取到更大的機會,來改善華裔在加拿大的地位。

加拿大第一位當選聯邦議員的華裔鄭天華(Douglas Jung)當時是積極支持華裔自愿報名加入加拿大軍隊。他后來成為了136部隊華裔第一次行動,代號為“遺忘行動,Operation Oblivion”的成員之一。鄭天華說,“加拿大當時不承認我們最基本的公民權,而我們在國家最需要的時候,毅然加入了軍隊,表現得猶如榮譽公民,沒有人能把這份榮譽從我們身上奪走?!弊罱K,是年輕一代贏得了辯論。有600多名華裔自愿報名參加加拿大軍隊。不過,當他們前往士兵招募機構時,卻被告知,加拿大軍隊不需要華裔。他們要么遭到拒絕,要么被指定不可以加入某些軍隊部門,要么進行了登記,但一直沒有被要求入伍。

華裔二戰士兵與英國136部隊特別行動
1941年,日本偷襲珍珠港,并且迅速占領了香港。之后,英國軍隊急需在遠東地區派遣軍人深入日軍敵后,協助培訓抵抗武裝力量,收集情報,破壞日軍設施等。他們意識到,華裔士兵在這類任務中有得天獨厚的長相和語言優勢,他們會很容易混入當地人中,而且懂得粵語。李啟光介紹說,這是一項非常危險的任務,近乎于自殺式任務。而且需要絕對保密,對自己的家人也不可以透露。英軍計劃把這些華裔士兵空投到日軍后方,很多是叢林地帶。然后,士兵們就完全靠自己了。如果你死去,可能沒有人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如果被俘虜,也不會得到戰俘的待遇。

盡管如此危險,還是有150位華裔年輕人自愿加入這項任務,英軍在卑詩省的Okanagan設立了培訓基地。他們需要的訓練比普通士兵更嚴格更特別,因為需要在敵后和叢林中生存,培訓技巧包括跟蹤、肉搏、拆彈爆破、叢林旅行和生存、無線操作、情報收集、跳傘、以及翻譯等等。然后,軍隊將不同特長的士兵組成行動小組,派遣去不同地方。

多年后,接受媒體采訪時,幾位136部隊特別任務的老兵提及當時的情形。Charles Lee說,“我們訓練爆破,無線電通信,如何在叢林中生存,肉搏戰,如何悄無聲息殺死敵人。晚上,我無法入睡,時常想,我難道因為殺人稱為英雄?我用枕頭捂住臉,開始哭泣?!笨梢?,他們要承受多大的心理壓力。而另一位老兵Ronald Lee最記得的是在緬甸叢林中見到巨大的猴子,到處是猴子,會和人搶吃的。還有各類的蛇和蟲子。

三個多月的艱苦訓練之后,他們執行的第一次任務,代號是“遺忘行動”。14名被選中的華裔士兵前往澳大利亞待命。英軍原本的計劃是將他們送往中國,培訓在日軍后方的共產黨游擊隊,但后來這項行動取消。1945年一月,其余的華裔士兵也分批被送往印度。當時已經處于二戰的最后階段。他們中的一些人在任務還沒開始,因美國在日本投放了兩顆原子彈,戰爭結束了。

不過,也有14位華裔士兵,被分別送往婆羅門、緬甸、馬來西亞,以及新加坡,一直持續到1945年的八月。在婆羅門的團體尤其活躍,他們為當地抵抗力量提供設備和培訓;協助破壞日軍設施; 定位孤立的日本軍人并勸降;尋找戰俘營;防止對日軍和涉嫌合作者的報復性屠殺等。1946年底,Low, King, Chan和Shiu得到了軍人勛章,表彰他們在行動中的貢獻。

廢除排華法案
華裔士兵從戰場上歸來,受到社區英雄般的歡迎。鄭天華等人聯合其他退伍軍人,上書加拿大政府,要求放寬對華裔的身份限制。1947年,加拿大廢除了《排華法案》,華裔終于擁有了加拿大公民身份,擁有投票權,可以自由選擇居住地,可以選擇專業性的職業,可以在公共泳池游泳。鄭天華說,“這是關于人的故事。二戰給加拿大華裔帶來了雙重勝利,一方面贏得了反法西斯戰爭,另一方面,給整個華裔社區命運帶來重要轉變?!?/p>

鄭天華之后學習了法律,成為一名律師。1957年,鄭天華在溫哥華中區選區代表進步保守黨參選,并當選為第一位華裔聯邦議會議員,并被當時的總理迪芬貝克(John Diefenbaker)任命為聯合國加拿大代表團主席。鄭天華說,“你無法想象,我心中涌起的巨大的情感浪潮,你要知道,那只是二戰之后的九年時間,我從一個二等公民,成為了聯合國的加拿大代表團主席?!?/p>

以史為鑒,警惕當下的反亞裔浪潮
很多年里,這些曾參與過特別行動的華裔軍人不愿意講述自己的經歷,只是到了最近這些年,年逾古稀的他們才慢慢道出真相,講述他們身體上與精神上承受的苦難與壓力。今年紀念日前,溫哥華獅子會創會會長袁薇帶領著30位年輕華裔學生特意前往華裔軍事博物館參觀,并在街頭幫助出售紀念日標志性的塑料罌粟花。袁薇在接受加廣訪問時表示,過去幾年中,她三次在紀念日期間組織年輕學生參觀華裔軍事紀念館。袁薇說,“正是這些老兵的奉獻改變了整個華裔的處境和狀況。疫情期中的大環境,仇視華裔/亞裔風潮再起,我認為是因為很多人并不了解華裔對加拿大的貢獻,而我們華裔自己更是應該了解這段歷史,為華裔身份驕傲?!?來源:RCI)

1條評論

  1. 親愛的寶釵張莉愛妻,看到一個段子,比較有趣,轉發你看看:
    中美外交官趣掰中國“吃”文化,美國外交官與中國外交官的對話,值得一笑:
    美國外交官:先生,我發現中華文化雖然博大精深,但根本其實就是”吃”的文化。
    中國外交官:先生,何以見得?
    美國外交官:你看,你們那里工作崗位叫飯碗,謀生叫糊口,過日子叫混飯吃,混得好叫吃得開,受人羨慕叫吃得香,得到照顧叫吃小灶,花積蓄叫吃老本,女人漂亮叫秀色可餐,占女人便宜叫吃豆腐,靠長輩生活的人叫啃老族,男人總花女人的錢叫吃軟飯,干活過多叫吃不消,被人傷害叫吃虧,吃虧不敢聲張叫啞巴吃黃連,男女嫉妒叫吃醋 ,下定決心叫王八吃秤砣,不聽勸告叫軟硬不吃,辦事不力叫吃干飯,辦事收不了場叫吃不了兜著走…… 中國外交官打斷他說:我們應該從戰略高度討論中美關系,您怎么盡說這些無聊的事,是不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干了?
    美國外交官一聽,當即暈倒!
    醒來后中國外交官語重心長地說:先生,對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重要性,我們一定要吃深吃透。這方面我們兩國都沒有老本可吃。世界的游戲規則就是大魚吃小魚,但現在冷戰思維已經不吃香了,合作共贏才能吃得開。只要中美兩國強強聯手,一定能贏得通吃。有些人喜好吃里扒外,破壞中美關系這碗飯,跟我們爭風吃醋,讓我們吃了不少苦頭,建設戰略伙伴關系更加吃力。我們一定要吃一塹長一智,不能再讓他們吃著碗里看著鍋里,也好讓全世界吃顆定心丸。請問先生,對這些見解您還有什么吃不準的? 如果沒有,我很愿意跟您在這個莊園里共進晚餐!
    美國外交官目瞪口呆,半晌才說:中華文化果然深不可測!這一席話只有最后一句沒有吃字!譯員在旁邊忍不住提醒:先生,他最后這句話是要你請他吃一頓!
    哈哈哈哈!美國外交官說:你們中國光講吃,我們美國講實力。中國外交官說:我們中國不吃你這一套。
    笑一笑,十年少!莉莉,我覺得中美關系現在比較微妙,但我分析最終是要和解,對抗不僅沒有出路,而且很可怕,最近美國家安全助理沙利文國務卿布林肯等也表達出和解的意思。當然,這需要慢慢改革改進??傊?,咱們依然準備著推介87版紅樓夢。愛我的87牡丹莉莉,弘揚中華文化是不會吃敗仗滴。

發表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