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眼中的COP26氣候峰會

英國廣播公司記者觀察世界各地九個對氣候變化有重大影響的國家對正在英國舉辦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的反應。格拉斯哥COP26氣候會議召開已經有一周多了,世界各國領導人紛紛做出了一些承諾。有40多個國家做出承諾到2050年前逐步淘汰煤炭,另有100個國家的領導人承諾到2030年結束或扭轉森林砍伐狀態。與此同時,美國和歐盟宣布將合作減少甲烷排放。石化能源生產或使用大戶、對應對氣候變化和溫室氣體排放有重要影響的國家怎樣看待COP26呢?

中國
BBC駐北京記者麥迪文(Stephen McDonell)從北京發來的報道:中國社交媒體在COP26大會議題上,并沒有充斥著對西方的批評。中國官方媒體對氣候峰會的反應相當溫和。這并不是說中國的普通人不知道會議正在舉行,而是對會議的報道肯定被降溫了。也許習近平選擇沒有出席這次大會是一個關鍵因素。如果過度報告可能會引起人們注意這樣一個事實,即與其他主要大國不同的是,沒有國家級領導人代表中國出席這次大會。此外,中國的媒體是共產黨擁有的,也是為共產黨服務的。任何涉及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的報道都受到嚴格控制。除非他們得到命令,中國的媒體不會忽視這樣的會議。習近平向這次大會發出了一個信息,而沒有親自露面出席。

當然,這次會議從不同方面都被提及。就像《環球時報》上刊登的那些民族主義的鼓動者批評了美國總統拜登,尤其是在拜登挑出中國最高領導人沒有親自出席之后。但中國社交媒體在COP26話題上上并沒有充斥著對西方的批評。這一切都相當低調。也許,對于想要借這次大會上建立緊迫感和防止氣候變化動力的氣候科學家們來說,忽視正在發生的事情可能比攻擊它更糟糕。

美國
BBC駐紐約記者勞拉 ·特雷維麗安(Laura Trevelyan)從紐約發回報道:這一切都與美國國內政治有關。拜登總統決心利用COP26大會在世界舞臺上展示美國在氣候問題上的領導地位,但是,正如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的MSNBC觀點專欄作家海斯·布朗指出的那樣,首先,他不得不先道歉。拜登在峰會第一天就不得不承認:自從特朗普總統將美國從巴黎氣候協議中拖出來以后,美國在氣候問題上有點落后于世界了。

美國對全球氣候協議有一種搖擺的態度,這取決于哪個美國政黨掌握總統的職位。因此,美國人知道,無論在格拉斯哥達成什么協議,共和黨總統都有可能在2025年逆轉它。偏向保守的《華爾街日報》指出,拜登總統試圖將俄羅斯和中國描繪成全球減排共識的”被孤立的頑固者”,但美國及其盟國的努力未能讓莫斯科和北京低頭。在美國國內,民主黨參議員喬?曼欽的立場正引起人們的關注。美國國會將通過5,000億美元的氣候計劃,這是一次至關重要的投票。曼欽來自西弗吉尼亞州這個產煤州,當他說他對上述開支方案一直感到擔憂時,媒體新聞標題宣稱:“拜登的氣候承諾有可能被堅持己見的參議員破壞”。

俄國
BBC駐莫斯科記者史蒂夫·羅森伯格(Steve Rosenberg)從莫斯科發回報道:俄羅斯并沒有氣候變化問題的緊迫感。比較一下媒體報道的標題就一目了然了。氣候大會第一周英國報紙的頭條是:女王呼吁拯救我們這個“脆弱”的星球。俄羅斯最受歡迎的(親克里姆林宮)的日報的標題是:我們真的應該害怕全球變暖嗎?俄國報道的結論是,我們不應該害怕。它聲稱“全球變暖有積極的后果”(尤其是對俄羅斯來說):更低的取暖費用,更便捷的航海線路。

在俄國沒有氣候變化情況緊急的感覺。這并不是說克里姆林宮否認有氣候變化的問題。報道也指出,俄羅斯的氣候變暖速度比世界平均水平快2.5倍。俄國派出了一個龐大的代表團前往格拉斯哥。不過,并不包括總統。普京只出現在視頻屏幕上。盡管如此,俄羅斯仍承諾到2060年實現碳中和。它簽署了關于森林和土地使用的格拉斯哥宣言,承諾到2030年結束森林砍伐。但它不會同意到2030年將甲烷排放量減少30%。俄羅斯是一個化石燃料超級大國,希望向綠色能源“平穩”(更長時間)過渡。俄羅斯綠色和平組織的瓦西里·亞布洛科夫告訴我說:“每個人都希望俄羅斯采取更多行動,盡快實現碳中和”。他說:“我很高興看到俄羅斯現在承認氣候變化正在發生的事實,但我沒有看到我們國家這方面有什么雄心壯志??雌饋砗孟穸砹_斯政府是從另一個星球來的”。

印度
BBC駐德里記者拉吉尼·瓦伊迪亞納坦(Rajini Vaidyanathan)報道:在一個平衡經濟和環境需求、保持不斷增長的國家里,莫迪提出印度2070年前實現凈零排放的目標贏得了一片掌聲。盡管在COP26峰會議召開前的幾周里,印度一直是各國決策者們談論的中心之一,但COP26大會對印度民眾來說并不是一個重要話題。但當莫迪總理宣布,到2070年,該國將承諾零排放目標時,許多不太關注格拉斯哥正在發生什么的人們終于注意到了這一點。莫迪的講話在媒體黃金時段播出。

盡管全世界有些人對印度承諾比2050年全球目標晚20年達到凈零排放目標感到沮喪,但在印度,在一個需要平衡經濟和環境需求的成長型國家里,這些承諾被視為務實之舉。許多印度人還認為,當西方長期制造污染并從增長中獲益的同時,印度總理不會屈服于壓力。正如莫迪對峰會做出的提醒那樣,“占世界人口17%的印度只排放量不到5%”。這句話在印度受到許多人的贊揚。印度《第一郵報》新聞網站稱,2070年的承諾是一個”大膽的決定…不屈從于西方不公正的霸凌”。印度的氣候專家們說,印度的四個短期目標。包括到2030年擴大可再生能源和減少碳排放,也是意義重大。

澳大利亞
BBC駐悉尼的記者沙伊瑪·哈利勒(Shaimaa Khalil)從悉尼報道:澳大利亞在COP26峰會上的形象部分被政治陰影籠罩。莫里森在COP26的工作之一是向世界做出解釋,到2050年,他將如何在不逐步淘汰煤炭的情況下實現凈零排放。但是,澳大利亞總理的格拉斯哥之行因與法國總統馬克龍的爭吵而黯然失色。爭吵不是因為氣候,而是因為潛艇。在格拉斯哥,馬克龍指責莫里森,他對馬克龍就澳大利亞與法國370億美元潛艇交易破裂撒了謊。莫里森回應說,他的國家不會接受“造謠中傷”或“誹謗”。因此,澳大利亞這里的大部分評論不是討論緊迫的氣候辯論以及澳大利亞在COP26上取得的成就,而是關于莫里森先生的性格,以及這場爭論是否會影響他在國內的地位。

澳大利亞記者休·里明頓在《衛報》上發文寫道:“滑頭是莫里森的決定性特征。他從未像這樣被暴露在公眾面前,他在格拉斯哥向一群持懷疑態度的人們兜售了關于解決氣候問題的所謂的澳大利亞道路,同時又被法國公開貼上了騙子的標簽?!卑拇罄麃喆_實在格拉斯哥成為一些氣候頭條新聞。它與中國、俄羅斯、印度和伊朗一道,拒絕國際社會承諾到2030年將甲烷排放量減少30%。他還拒絕簽署逐步淘汰燃煤發電和停止在國內外投資新建燃煤電廠的協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的這個新聞標題不知是否做出一個評判?對首相來說,這是“極其混亂的一周”。

巴西
BBC駐圣保羅記者凱蒂·沃森(Katy Watson)寫道:蘇格蘭舉行的氣候大會似乎與大多數巴西人面臨的現實相去甚遠。巴西因其巨大的熱帶雨林而在國際上對氣候變化做出其主要貢獻。但是,博爾索納羅總統說的和做的事,而且他甚至沒有去參加COP26會議,讓人在巴西感覺有點不同。是的,亞馬遜在巴西,但距離圣保羅和里約等大城市很遠,可能感覺和蘇格蘭的氣候會議一樣遙遠。不是巴西人不在乎氣候變化問題。巴西幫助人們參與政治的組織Delibera的聯合創始人西爾維婭·塞爾韋利尼表示,巴西的人們確實想參與進來,他們可以做出很多貢獻。

但自從新冠疫情大流行以來,巴西貧困人數不斷上升,政治和經濟危機給巴西蒙上了一層陰影。人們有更需要直接關注的問題。塞爾韋利尼女士表示,需要做的是讓人們把防止氣候變化與巴西人的日常生活聯系起來。裁縫伊齊爾德特·瑪麗亞·德·蘇薩·博特略同意這個觀點。這位來自米納斯吉拉斯州的67歲老人被選為締約方會議全球公民大會的成員。博特略說:“如果我們要砍伐樹木,我們需要重新思考我們吃什么。我們把責任外包給當局和政客,忘記這是個人行為,正是缺乏生態意識才導致這一切問題?!?/p>

伊朗
BBC波斯語記者西亞瓦什·阿爾達蘭(Siavash Ardalan)寫道,許多伊朗人認為,指望伊朗在制裁期間做出任何氣候承諾是不公平的。伊朗是溫室氣體排放量最大的10個排放國之一,并深受全球變暖的影響。該國今年經歷了數十年來最嚴重的干旱,導致嚴重缺水和停電。美國的制裁和不可持續的伊朗國內政策只會加劇這些問題。參加COP26大會的伊朗代表團的一名成員說,如果解除制裁,伊朗減少排放將沒有任何障礙。

然而,隸屬于雷??偨y政府的保守派發表了一些聲明,從否認氣候變化到宣稱COP26試圖剝奪伊朗利用自己的石油和天然氣權利。盡管伊朗媒體基本上忽視了此次峰會,但這種批評性觀點已經深入到一些親政府的保守派媒體上。與此同時,一些有改革思想的報紙也回應了聯合國官員和氣候科學家的可怕警告,同時避免批評政府對COP26的低調態度。公眾輿論意見不一。許多人認為,在美國制裁繼續實施期間,指望伊朗作出任何承諾是不公平的。另一些人則認為,氣候變化問題遮掩了政府在其它問題上的無能。

尼日利亞
恩杜卡·奧金莫(Nduka Orjinmo)在阿布賈寫道:COP26會議不是尼日利亞的頭版新聞。非洲最大的石油出口國尼日利亞承諾到2060年實現零排放。大型媒體已經派記者到格拉斯哥,但這不是尼日利亞的頭版新聞。尼日利亞總統穆罕默杜·布哈里說,尼日利亞沒有人不知對環境采取緊急行動的必要性。他指出該國的荒漠化、洪水和侵蝕是足夠的證據。但他希望獲得氣候融資。這是發達經濟體承諾每年向發展中國家投資1000億美元資金中的一部分,以及外國對尼日利亞天然氣部門的投資,以幫助該國逐漸擺脫對其主要收入來源石油的依賴。

總統所言得到在格拉斯哥的人們的贊同,但在本國家鄉,那些用從中國進口的汽油發電機供電的民眾卻生活在不同的現實中。這里沒有人在有生之年經歷過穩定的電力供應。假使需要燒煤來達到這個目的話,也很少有人會為了氣候變化問題而拒絕使用。氣候活動家們,特別是在產油的尼日爾三角洲地區,長期以來一直對石油鉆探和天然氣燃燒的影響敲響警鐘,但政府和國際石油公司幾乎沒有采取任何行動的跡象。

沙特阿拉伯
BBC中東商業事務記者薩米爾·哈希米(Sameer Hashmi)寫道:盡管沙特阿拉伯尋求到2060年實現凈零排放,但該國正在提高石油產量。長期以來,世界最大的石油出口國沙特阿拉伯一直抵制西方國家提出的設定減排明確目標的呼吁。上個月,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宣布,該國已經設定了到2060年實現凈零碳排放的目標。但是,盡管沙特尋求實現這一目標,它們還在提高石油生產能力,以滿足全球需求。該國能源部長一再表示,應對氣候變化是必要的,但不能通過妖魔化碳氫化合物來實現。這位官員認為,世界既需要化石燃料,也需要可再生能源。我在那里采訪的大多數沙特官員都支持王儲的目標,以及他通過投資新興產業促進經濟多樣化的努力。不過,環保人士的反應聲調更低。(轉載自BBC中文網)

發表回復